戍边8年的缉毒犬”拒绝”退役,驯导员:战友,我们陪你终老

缉毒犬宝莲的退役仪式出了点”意外”。当宝莲的第三任驯导员马旭升试图撕下它身上的”警犬”标识时,遭到了”反抗”–向来服从的宝莲不断挣扎,甚至横躺在地上。在马旭升看来,宝莲就像”拒绝”退役一样。

马旭升为宝莲摘掉”警犬”标识时,宝莲第一次”违抗”命令,不断挣扎。受访者供图

2014年8月15日,一岁的宝莲来到云南文山边境,2021年4月,又被调入文山边境管理支队坡脚边境检查站。到今年,已是这只缉毒犬戍守边境的第8年。

在这8年里,它累计参与边境检查、巡逻等任务6000余次,先后参与36次抓捕行动,查获运输毒品案11起,缴获各类毒品15.21公斤,为中国边境的缉毒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犬类的9岁,相当于人类的六七十岁,宝莲已经到了该”退休”的年纪。8月1日这天,检查站特意为这只”功勋犬”准备了一场退役仪式,民辅警们为它戴上了大红花,”感谢缉毒犬宝莲一生的付出,你可以休息了,敬礼!”

8月1日,坡脚边境检查站为宝莲举行退役仪式。受访者供图

仪式结束后,马旭升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我们都知道你’不想’退役,我们也会陪你终老。”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未来,宝莲也会继续留在原单位,由大家轮流饲养。除了每天不再安排训练和工作,宝莲的生活跟之前不会有什么不同。

“延迟退役”的成熟警犬

新京报:你第一次接触宝莲是什么时候?

马旭升:第一次见到宝莲是2021年4月,那时我23岁,成为宝莲的第三任驯导员。当时我只有它的基础信息,比如它是马里努阿犬,2013年出生,体重37公斤,体长110厘米……其他的都不是很了解,所以第一次见面,我会有些紧张。

但宝莲第一次看见我时,表现得很兴奋,又是叫又是摇尾巴,特别亲近,面对别人时就显得很平静。我觉得,可能因为我从2020年开始,就在训练另一只警犬黑虎,所以身上留下了一些味道。

新京报:宝莲刚来时,你怎么与它磨合?

马旭升:当时我们磨合了一个星期,培养亲和关系。

我做驯导员的时间也不长,因为喜欢警犬,所以2020年的时候主动要求做驯导员。多学一个技能,也多了一份责任。我花了3个月时间,和警犬朝夕相处,上网查找训练、引导警犬的方法,也会向老师请教。

喜欢归喜欢,第一次训练时,我还是有点怕。后来老师告诉我,这就和带小孩一样,对待每一条警犬时,都要投入感情。所以宝莲来的时候,我每天带它去玩,给它梳毛,彼此熟悉起来。

宝莲与马旭升在边境检查站前合影。受访者供图

起初因为陌生,我给它拴了一根牵引绳,让它自己在场地里跑一跑,但它也调皮,有时叫不回来它,我会沉着声音喊。它听出了异样,就会立马跑到我身边,讨好地看着我。

宝莲是成熟的警犬,所以一个星期之后,我就可以带着它进行服从性训练,比如坐、卧、立这些基础科目。有时为了鼓励它,我会和它玩些它喜欢的游戏,它也会咬着球,炫耀似地绕着我走。

新京报:宝莲平时的训练和工作内容有哪些?

马旭升:主要是箱包搜索和场地搜索,训练多是在早晚天气凉爽时进行。

因为宝莲刚调过来时就已经8岁了,加上它左后腿受过伤,体能和兴奋度不如之前。平时它喜欢玩麻棒和球–我扔出去它捡回来,我还会和它玩些拔河之类的游戏,年轻的马里努阿犬可以玩10分钟左右,但现在,宝莲最多只能坚持两三分钟。

警犬的工作时间也不固定,平时它和黑虎轮流上岗。因为云南天气湿热,宝莲最久可以连续工作两三个小时。

宝莲在检查进出边境地区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事实上,宝莲本该在今年6月就退役了,只是因为黑虎离队参加警犬复训,检查站考虑到工作需要和宝莲身体机能尚好,所以决定让宝莲再坚守岗位一个月。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