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叶曼至

提前收到七夕礼物的那一刻,程意差点想和男朋友分手。“一个垃圾桶?”程意心想,什么意思?暗示谁是垃圾?

但是听完男朋友的解释,她只觉得好笑。“其实是一个红色的垃圾桶造型的陶瓷杯,杯身上画着‘有害垃圾’的logo,还自带一个小铲子。我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个,他说觉得这个杯子很有意思,用它喝水心情会变好,希望把这份快乐分享给我。”程意哭笑不得,欣然接收了这个理由。


垃圾桶陶瓷杯/图源:受访者供图

看到丑东西会快乐,尤其还在七夕这个节点,程意和她的男朋友不是个例,更有品牌也蹭上这个消费潮流。

徐丹是广州一名白领。“早上去买瑞幸,被袋子上的‘七夕不咕寡,蛙瑞喜欢你’给丑到了,那杯生椰拿铁,我是闭着眼睛喝完的。”话锋一转,她又笑着开口,“丑归丑,其实挺有意思,现在我只要一想到悲伤蛙那张脸,就忍不住笑出声。”

让无数年轻人上头的丑东西,远不止这些。“马踏飞燕”玩偶、绿鱼头头套、霸王龙充气服……越来越多的丑东西成为社交平台上的新宠儿,年轻人们一边吐槽“被丑哭”“辣眼睛”,一边兴致勃勃地把丑东西加入购物车。

奇奇怪怪的丑东西,凭什么让人边买边高兴?

丑东西,魅力所在?

七夕到来,空气中不仅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更有“丑礼物”横行在各大电商、社交平台。

在淘宝上搜索“七夕丑礼物”,人脸妖娆花、孤寡悲伤青蛙、猛男请安杯纷纷映入眼帘。


淘宝上的七夕丑礼物/图源:淘宝

小红书上,更不乏七夕丑礼物的身影。截至8月3日,关键词“七夕丑东西”相关的笔记高达4万多条,大多为网友吐槽男朋友送的“冤种”礼物。


图源:小红书

年轻恋人们互相送起了丑礼物,依然是“求生欲满满”的投其所好。比如,最近在年轻女生当中开始流行穿起了“老人鞋”。

有网友晒出一双足力健老人鞋,并配文:七夕收到一双足力健,超酷!

提到足力健老人鞋,不少人首先想到那句家喻户晓的广告语:“专业老人鞋,认准足力健!”


图源:网络

此前,足力健几乎和美不沾边,但如今在网友们的巧手改造之下,竟然进化成了“丑萌”。

00后钱琦便是被足力健老人鞋圈粉的一员。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最初在小红书上看到改造版的足力健老人鞋,白色的鞋子上贴着几朵花,莫名觉得“丑得好看”。

同样依靠“丑萌”出圈的,还有来自甘肃省博物馆的“马踏飞燕”。

今年6月,甘肃省博物馆推出一款还原“马踏飞燕”文物的同名玩偶,在被网友晒到社交平台后,彻底火遍全网。网友们一边高呼“太丑”,一边将丑萌的“马踏飞燕”加入购物车,仅用了5天,这款商品便售罄。

据媒体报道,6月27日,“马踏飞燕”玩偶卖出7000多件。6月30日,甘肃省博物馆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前期约2000件“马踏飞燕”毛绒玩具已卖断货,随后又预售了1万余件,厂家正加班加点生产。


“马踏飞燕”毛绒玩具/图源:网络

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在甘肃省博物馆的淘宝旗舰店上,与“马踏飞燕”相关的文创产品有毛绒玩具、钥匙扣、风筝等,其中销量最高的是“马踏飞燕”毛绒玩具,售价为98.9元/个,月销量高达1万多件。

这两年,火起来的还有眼神空洞、表情呆滞的绿头鱼。在短视频平台上,网友带着绿头鱼头套,做出一系列滑稽夸张的动作,戳中人们的笑点。


图源:网络

抖音平台数据显示,话题“绿头鱼”“绿头鱼喝水”“绿鱼头”在抖音的视频播放量达到3亿左右;微热点研究院对“绿头鱼”相关的话题分析显示,2021年4月,“绿头鱼”相关的话题单月信息传播量近5万。在“绿头鱼”相关话题下,有37.01%的微博用户对此表露出了“喜悦”的微博情绪。

除此之外,深受年轻人喜爱的丑东西还包括霸王龙充气衣、白菜狗、鳄鱼笔袋等。截至8月3日,微博话题“这届年轻人为何偏爱丑东西”已有2.2亿阅读量。

被“丑”治愈的人们

被年轻人偏爱的丑东西,甚至开始互相比丑,争奇斗艳。

2021年12月,2021年淘宝丑东西颁奖盛典在B站开幕,引来400多万人围观。在网友们踊跃投票下,共有40件“丑东西”商品入围。

其中,“秀发双肩包”、“可爱熊猫花洒”、“人脸真皮口罩”等生活日用品,网友们看得眼花缭乱的同时,更感慨“丑得实用”。

频频出圈的丑东西,逐渐引领一种新消费趋势,拥有了一群集体抱团的忠实粉丝。

在豆瓣平台上,一个名为“豆瓣丑东西保护协会”的小组吸引了23.7万人加入。在该小组内,组员们分享新买得的那些丑东西、分享丑的快乐,探讨丑的意义,小组因丑而生,以丑为趣。

该小组甚至为丑东西正名:“丑东西们聚集在一起,快乐欢愉,不用在乎别人的目光。”


图源:豆瓣

徐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已经在淘宝上下单了悲伤蛙抱枕,打算作为七夕礼物送给自己。“丑得令人发笑的东西,谁不爱啊?”她笑道。

荒诞夸张的丑东西,为何能撬动人心?

8月3日,领悟时代数字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唐树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美与丑,本身更多的是主观标准所致,年轻人更多是基于猎奇、新奇独特的追求来标新立异,满足内心某种需求而购买。

“再加上社交平台的包装宣传,附带上了社交、收藏等属性,因而引发年轻人采购。”唐树源表示。

“并不是所有的‘丑’都会引发人们的喜爱,那些自带流量的网红产品,除了‘丑’,大部分还具备‘萌’‘蠢’‘呆’等属性,这些属性符合大众的审美与共鸣,从更深层的角度来说,这甚至折射出人性最真实的模样。”同日,一名在某三甲医院从业的心理咨询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在全网流行滤镜、修图、精心装饰的美丽背后,寻求亲密关系的人们,正在反向奔赴另一个极端——分享丑得夸张的事物。

而亲密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是将不伪装的真实展露在对方面前。

“垃圾桶杯这种丑造型的物品,我绝对不会带回单位使用。”程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我男朋友说,他也给自己买了个绿色的‘厨余垃圾’杯,我们打算放在家里一起用。我俩在一起,一起‘回收垃圾’到底了。”她笑道。

(文中程意、徐丹、钱琦均为化名)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