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2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命令,启动”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倡议”,计划投入更多资金用于生物技术研发,促进制药业以及农业、能源等行业的”美国制造”,承诺”用国内强大的供应链替代来自国外的脆弱供应链”,以减少在相关领域对国外的依赖。

“国外”包括哪里?白宫方面并没有说明,但五角大楼却点破了其中”针对中国”的意味。

14日,白宫举办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峰会,与会人员包括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等人。希克斯在谈及投资生物技术对国防部的意义时表示:”我们知道,像中国这样的战略竞争对手也在优先考虑这些技术。他们想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他们想挑战我们的竞争力。”

白宫最新声明显示,美国政府将提供逾20亿美元以落实新政令。其中,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将投资4000万美元,用于加强活性药物成分(API)、抗生素和应对疫情所需的关键原材料等方面的生物制造;国防部将在5年内投资10亿美元,用于生物工业的基础设施建设。

《财富》报道截图

美国《财富》杂志称,新行政命令给美中经济竞争增添了”新战线”。

新政令是一个”风向标”

随着中美在新兴尖端技术领域的交锋日趋激烈,美国对华投资和技术出口管制措施也愈加严厉。此次拜登政府的新政令对中国生物制造有何影响?

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国人民生命安全研究院院长王宏广在接受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采访时表示,新政令本身不会对中国相关行业产生太大冲击,虽然美国目前致力于恢复制造能力,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王宏广指出,美国的相关产业链下游此前大多转移到了中国,75%的抗生素、维生素等药物都在中国生产。虽然中国的技术研发能力不如美国,但基础设施和工艺水平并不比美国差。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新政令是一个’风向标’,”王宏广提醒,它预示着美国对中国的技术限制已经从芯片、能源扩大到生物领域。如果此次新政令没有达到美方的预期效果,那有可能像在芯片领域一样,继续寻求对中国的精准打击。

12日,拜登在约翰·肯尼迪图书馆发表”癌症登月计划”讲话。图源:视觉中国

美国生物技术产业陷入低迷

《财富》杂志指出,虽然美国仍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技术产业,但已经陷入低迷。

在经历了十年的爆炸性增长后,美国科技行业总体上进入了下滑期,2022年的科技融资基本上陷入了停滞。人们越来越担心经济衰退将在明年某个时刻发生。

彭博社此前报道称,过去20年里,随着全球分工的细化,很多高血压、糖尿病的药物和抗生素等药品制造商转移到了中国。有美国医学专家担心”美国依赖中国药品是个大问题”。

然而,美国的生物技术投资圈仍将今年的重点放在更擅长药品推广的成熟企业,而非专注于新药研发的初创企业。

这也正是拜登政府选择在生物制造领域对中国下手的原因之一。王宏广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让美国发现自身已经如此深入地依赖中国,不仅抗生素、检测药剂、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资源几乎全部来自于中国,就连生活、生产资料也离不开中国。

此外,从战略角度来看,机械化曾经让英国称霸世界,信息化又让美国问鼎世界第一强国,美国非常担心如果将来生物化使中国实现超越,自身的国际地位就将不保。

2020年,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在研究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时,就认为中国会引领下一次科技革命。所以,其实美国对中国生物技术的遏制战略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形成了。

Author